有人爱撸串 有人爱撸猫 有人却爱撸鸭

有人爱撸串 有人爱撸猫 有人却爱撸鸭
撸鸭馆内的柯尔鸭背着包包的鸭子更萌了。店东常鹏雷顾客在店里“撸鸭”  鸭子在大多数人看来是家禽,但在有的人眼中却成为萌宠。川外南边翻译学院毕业生常鹏雷就偏偏爱上了撸鸭。并且,他以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用打零工挣来的钱在江北观音桥开了一家“撸鸭馆”。  常鹏雷表明,不为赚钱,只期望将撸鸭的趣味共享给我们。  在家孵出“世界名鸭”  在观音桥的一家“撸鸭馆”里,一群年轻人正在逗鸭子游玩。一只小鸭子雍容大方地站在桌上,洁白和婉的茸毛,圆滚滚的身体,看似蠢笨实则机伶的身形,正在不客气地啄着客人的手臂,被啄的女孩也不恼,反被逗得哈哈大笑。  一名身高一米八的帅小伙正在给其它几只鸭子洗澡。能讲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,国家一级足球裁判,兼职模特……可川外南边翻译学院西语专业毕业生常鹏雷偏偏被小鸭子所招引,迷上了撸鸭。  常鹏雷介绍说,这种洁白温柔的鸭学名柯尔鸭,原产于荷兰,19世纪被英国引入,接着成为一个独立种类,现在在许多当地都被当作宠物养殖,身价不菲。此前,因为王思聪等人将其作为爱宠而一度成为“网红”。  半年前,出于猎奇,他和姐姐以近千元一只的高价购买了四只柯尔鸭的蛋,每天都要打着手电筒调查蛋的状况。28天后,四只蛋只孵出来了一只,姐弟俩将它视为心肝宝贝,取名为点点。  “看到它一摇一摆地奔驰,心忽然变得柔软。”常鹏雷一会儿爱上了这个浑身洁白的小家伙,点点常跟在他脚后边跑,晚上也必定只睡在他床边的拖鞋上。平常只需一呼喊它的姓名,就会高兴地跑出来。  用兼职所得开起“撸鸭吧”  上一年大学毕业后,常鹏雷申请去西班牙读研究生,本年收到了三所校园的选取通知书。不过因为疫情影响,大约十月份才干入学。  趁这段闲暇期,他打当作点自己喜爱的作业。看着心爱的点点,他忽然想到,现在盛行“撸猫吧”“撸狗吧”,为什么不能开一家“撸鸭馆”呢?  大刀阔斧的常鹏雷当即寻址,在观音桥红鼎世界找到一家正要转让的店面,决断地掏出大学时做兼职模特、当足球裁判等作业挣下的钱接手下来。  除了点点之外,常鹏雷又在网上从国外购买了五只柯尔鸭,每只一万元,都具有检疫证书,有两只还在路上。他说,开店投入的十多万元,近一半都是鸭子的身价。  经过一个多月准备,五月初,“撸鸭馆”开端经营。只需来店点一杯饮料,就能无时刻约束地撸鸭。这样的“撸鸭馆”,重庆市民接招吗?  95后00后成“撸鸭”主力  让常鹏雷想不到的是,客人一个接一个地找上门来。他们大多是“95后”“00后”年轻人,乃至还有高中生。  女生们陶醉地围在鸭子的周围,翻开手机,开端各种摆拍,鸭子们偶然还会展翅腾空,呱呱直叫,惹得顾客们惊呼。  一位22岁的女人顾客说,自己刚参加作业,平常压力挺大。抱着心爱的小鸭子,摸着它和婉的茸毛,压力竟一会儿就跑光了,只剩下满满的幸福感。做出书作业的吴小姐说,没想到鸭子也能撸,“软弱的鸭子会让人发生维护愿望,摸上去也特别舒畅,真的好治好啊!跟撸猫猫狗狗不大一样。”  点点因为被常鹏雷一手带大,在几只鸭子中性情最开畅,只需听到门口有顾客的脚步声,就会呱呱叫起来,也喜爱和人一同玩。  柯尔鸭一般吃白菜、面包虫,比较好养,唯一费事的是排泄物许多。所以,清扫鸭屎成为常鹏雷的日常作业,而他却乐在其中。  “小鸭子带给我的高兴是实在的,开店并不是为了赚钱,仅仅期望跟其他人共享这种高兴。”常鹏雷很认真地说。他以为,经过小动物的软萌来解压,已成为当今社会的新潮流。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拍摄报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